官方微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名人访谈

新闻资讯

名人访谈

感受沉默——访高仓健先生
     日期:2008-05-03  点击量:138次

文汇报

2008年5月3日

感受沉默——访高仓健先生

作者:张会军

  在我看来,高仓健其实真没有什么架子,反而是一个比较随和的人,为人也比较谦和。不了解高仓健的人,常常会对他那种无表情的表情产生误解,开始的时候,都会以为老高是一个冷峻傲慢的男人。其实大家的这种感觉都是来自他在电影中所扮演的角色。高仓健先生说:“电影就是这样一个东西,他可以改变别人对你的看法,你会在电影中得到很多,也会失去很多,甚至让人产生极大的误会”。

  北京的4月,春天的气息已经十分明显,到处绽放着花朵,北京电影学院在准备迎接一位非常重要的日本客人:曾经是中国观众心目中最完美、最男子汉、最有魅力的日本电影演员高仓健先生。他像旋风式的突然降临北京电影学院,连续三天在学院内参观、走动。三天的相处,使我有幸在近距离深入了解到银幕下和生活中的高仓健先生,充分感受到他那作为男人的责任、沉默、内在、严肃的男性魅力。在我们确定了高仓健先生访问的日程以后,他曾托助手与我联系,说他来北京电影学院的时候,可以带一部电影拷贝,我们选定了由日本著名导演降旗康男先生1999年拍摄的《铁道员》。高仓健先生又通过助手与我联系,说专门排出了时间,要亲自到电影学院的大放映厅来,和老师同学们一起看影片《铁道员》,以便第二天交流的时候可以展开讨论。4月18日下午17:20分,高仓健先生在张艺谋工作室、新画面公司的工作人员和他的助手陪同下,来到了学院。尽管我早就在银幕上、杂志上非常熟悉高仓健了,但在学院办公楼的楼梯口初见他的时候,还是有一份惊讶和惊喜。感觉他非常朝气、帅气,比我想象的要年轻。白色高领棉毛衫外,套着一件咖啡色的圆领式皮甲克,米黄色的裤子,高筒的咖啡色靴子,仍然是他几十年在银幕上的高仓健式的短发。我可以感受到他那作为男人特有的冷酷、严肃、深沉、干练和充满内在美的男性魅力,这也可能是他几十年来修炼出来的状态。有的时候,男人的感觉、风度,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状态和气质。

  高仓健先生见到我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中文“你好”,然后,就是感谢北京电影学院对他的邀请。都说高仓健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我不这样认为。张艺谋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和他的助手都说,老高其实是一个比较认生的人,他不善于和陌生的人打交道,也不不善于和陌生的人交谈。但是,没有媒体记者和其他外人,一进我的办公室,他就显得格外地高兴,话也多了起来。我们首先给他介绍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历史、规模、专业和所取得的成就,当我说到每年有上万的学生来报考学院的时候,他非常惊讶。他说:“我也来电影学院上学吧”,我说:“行,没有问题,明天就是第一天,已经录取你了”。听到这,他爽朗地笑了,笑的是那么的灿烂。做一个诚实的人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很多人都说“男人,沉默是金”。都说高仓健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和我们在一起,高仓健先生流露出生性活泼的一面,他说:“可能是我演的那种不爱说话的男人的角色比较多了,所以,大家就认为我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其实不是这样的。”他又说:“我是爱说话的,对于谈得来得人,谈得来的事,关于电影啊、人生啊,我还是愿意谈的,特别是谈起电影什么的,有时候连时间都会忘记。让我主动说,困难比较大,人家问,我回答,可能还可以,我只是不善于言辞”。都说每一个人都有其多面性,这话一点也不假,老高也有其天真的性格。我说:“明天你在电影学院当着那么多学生,不说话可不行,你必须要说,还要多说,才能达到教育学生的目的,特别是你参加拍摄了那么多的电影,你一定会有比较深的体会”。“是,我尽可能努力,我试试吧”,他说这些时,态度非常的诚恳。我介绍了学院这些年始终致力于与日本电影界、教育界交流的情况,也介绍了我们在学院的学生中讲授日本电影、日本电影导演和创作课程;学院先后派教师多次赴日本进行访问、研修,参加日本东京、横滨等电影节;建立了与日本大学、东京大学等日本电影院校的广泛联系,他听得很仔细。我问高仓健先生,你是怎么样的保持这样一种身体状态和心理状态的?他说:“其实,我也不是刻意去干什么。就是要诚实,人生应当是诚实的,你做什么事都要坚持,决不要欺骗自己,不要管别人说你什么。走自己的路,做自己想做的事。做一个诚实的人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在交淡中,我们问高仓健先生:“您知道,在当年,看了你的影片以后,中国有许多女孩子都把您当作崇拜的偶象,都把你作为未来的择偶标准吗?”他看了看我说:“真是对不起了,由于我的存在,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真是不好意思”。我这时看到的高仓健的表情是无辜和真诚的。

  我回忆起1986年高仓健先生、吉永小百合女士、田中邦卫先生等到学院访问的情形。老高说:“对,我还记得,大概是因为我们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对所有的东西都感到新鲜。是我们要求到北京电影学院来参观的,我们还和教师们一起包了饺子,记忆犹新”。“现在的北京电影学院,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变化,是中国政府唯一举办的公立电影学院,所以,在亚洲甚至在世界可能都是最大的和最好的”。老高看到了挂在我办公室墙上当年我们摄影系78班的毕业合影,对此他表示出极大的兴趣,我指给他看当年的张艺谋、顾长卫、侯咏、还有我,看到我们当年的状态,他高兴的说,“那时的你们是那么的年轻,真是不可思议”。我忽然发现,高仓健在一些场合是不陌生的,他也不拘谨,话反而多了起来,表情也很丰富。沉默的另一面是谦和很快就到了《铁道员》开始放映的时间,我们赶紧往学院大放映厅走。观众认出了高仓健,纷纷喊着他的名字,向他挥手致意,高仓健对我们说:“太对不起了,我们能不能往后面坐?”结果,我们一直走到了大放映厅后面坐下,从这件小事上,我们可以看出,高仓健就是一个一直比较低调的人。《铁道员》主演:高仓健、广末凉子(日本199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偶像)。导演:日本著名导演降旗康男先生。该影片获2000年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再次征服了无数喜爱崇拜高仓健的影迷,又一次证明了他在日本电影史中的位置。同时,《铁道员》获得1999年“日本电影旬报奖”众多奖励:读者评选最佳导演奖(降旗康男),十佳作品奖第一,专家评最佳男主角奖等。2000年又夺取了亚洲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同时,高仓健凭其在《铁道员》一片中的精彩表演,获得日本第42届蓝丝带电影奖最佳男主角。该片也有较好的发行放映成绩,发行收入为12亿日元,以沉默坚韧、冷峻寡言、表情冷酷的“男子汉”形象而闻名的高仓健是日本影坛的一个“长青树”,从影近50年,拍片240余部,获奖几十次,迄今在日本影坛无人可比。高仓健在影片《铁道员》中扮演一位工作勤奋、内心悲苦、待人热情的老站长佐藤乙松。

  电影《铁道员》的策划,是由战后日本人气最旺的明星与导演搭档创作的,这一作品的拍摄,在观众的印象里是一次世纪性的纪念。作品的内容以铁路员乙松令人难以忘怀的工作态度为叙事核心,以其即将告别奋斗终生的岗位为触发点,以人生的经历和为之工作最后尽职的内心情感世界为主线,辅以表现和折射这个昔日煤矿小镇铁路终点站,在经历了20世纪从创业、繁荣到衰落的发展过程,反映了当今日本国家工业建设重心开始转移到城市的发展背景,深入细致地描绘了一幅20世纪日本经济发展缩影的丰富内涵。而乙松正是代表了20世纪老一代人的精神——勤奋、认真、献身。为了坚守工作岗位,爱女与妻子逝世连说一句“对不起”的机会都没有,更未能在身边尽责,乙松的高大形象在千禧之交的时刻成为了日本世纪的永恒纪念。在看片的现场,看到感人的段落和关键时刻,现场的观众唏嘘一片,坐在我身边的高仓健先生也禁不住热泪盈眶,不住的用手绢擦拭。关键是,我们在电影中看到了日本电影感染人、影响人、塑造人的结果,令人耳目一新。影片结束了,我们一直看完字幕,高仓健先生一行人没有打扰任何人,就悄悄地离开了学院放映厅。

  19日1:30,开始放映《千里走单骑》,学院的大放映厅早已经是人满为患。3点15分左右,高仓健先生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直接来到了大放映厅的后门。天气比较凉,高仓健先生穿着一个咖啡的夹外套,围着一个黑色围巾,浅驼色的裤子,唯一不同的是戴着一个小的白色口罩,罩在脸上十分不协调,看上去比较滑稽,一进到屋子里,就开始活跃起来,竟然忘了摘下小口罩,就忙着给人们签字、照相,心情非常的好。我说:“老高,第一次给北京电影学院上课,不可以戴着口罩,这样对学生和教师是不尊重的,”“是”老高听话的摘掉了口罩,还和《千里走单骑》剧中的女演员,电影学院国际交流学院的蒋雯老师合了一张影。入场的时候,我故意拦住了其他人,有意识让老高一人上台,台下顿时响起了一片掌声和欢呼、尖叫声,高仓健双手合十慢步走到舞台的中央,站立向学生们致意。老高落座后,一直面带微笑,还用中文向在场的教师、学生和媒体问候“大家好”。我宣布聘请高仓健先生为电影学院客座教授,老高马上站起来接受了聘书,举着聘书和我一起合影留念,现场教师、学生们的热情也被感染了。照完相以后,老高忽然一改严肃和深沉,非常顽皮,孩子般用手臂挡住了自己的脸,假装在擦拭眼眶,引来台下教师、学生的轰笑和鼓掌。他说:“我在日本做了很多年的演员,到今年已经几十年了吧,我已经拍了240多部影片,在中国拍摄的《千里走单骑》,是让我非常感动的一部片子,在拍摄现场,我有非常非常多感动的事件可以说,这次接受北京电影学院的客座教授这样一个称号,我觉得受之有愧,非常感谢大家”。高仓健先生在如此众多的人面前,似乎也忘记了一切,他打开了话匣子,开始了在北京电影学院对学生上的第一课。提问的纸条一个接一个地被工作人员转递到台上,我就综合着、编辑着念给大家,然后翻译张景生先生就马上翻译给老高。高仓健在张景生先生翻译他的讲话的时候,对着我,悄悄指着聘书上北京电影学院客座教授几个字对我握了一下拳头示意,并且握住我的手说“谢谢”,我也握了他的手表示祝贺。从他的眼神里,看得出来充满了喜悦,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时候,有一种特有的羞涩、和蔼和腼腆。根据学院的计划和安排,20日上午是学院电影学系、电影研究所和《学报》联合访谈高仓健先生,参加人员有研究所部分教师和学院史论专业的研究生及相关专业的学生,讨论的主题是:关于电影表演创作、关于日本近现代电影制作及现状。学生早早就来到了学院教学楼一层的四季厅,静静地等候,9点不到,高仓健先生竟提前到达了学院。今天他穿的是牛仔上衣,米黄色的裤子,咖啡色的翻毛皮鞋,显得十分年轻和帅气,恰好张艺谋导演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付璐璐也穿了一件牛仔上衣,我们大家开玩笑说,你们完全是商量好的,今天穿了情侣装来,老高听了,搂着付璐璐大笑起来,样子十分可爱。我陪他穿过教学楼的门厅,来到了学院教学楼一层的四季厅,开始了和教授们的讨论。由于问题比较专业,所以,高仓建都要低头沉思一下才开始回答,我在边上细细的观察他,他确实是在思考怎么样的回答,看起来,他并不轻松。整个交流过程,教学楼一层的四季厅始终非常的安静,只有偶尔的相机拍照的声音。学术交流以后,我们按照计划安排,访谈后准备参观学院的教学设施以及表演系、美术系、摄影系。老高在往教学楼外走的时候,还在思考刚才交流中的问题,他对我说:“今天的讨论和提问非常专业化,真的,这是我没想到的,我认为这是我所遇到的提问和讨论最为专业的一次”,我马上说:“当然,这些问题都是《学报》和电影研究所的教师及学生认真准备的,他们在学院的主要研究领域就是世界各个国家的电影史和理论问题,所以,今天的讨论与昨天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在日本,我都没有遇到这么专业化的讨论,看来,我还是需要更多的了解日本电影。”

  在表演系的感叹和表演来到表演系,30几个学生在教师的带领下,正在进行形体的韵律操训练,老高看的非常认真,甚至提起当年他在日本东京演员训练所学习的时候,教师让他学习跳芭蕾舞,他没有办法完成,非常的懊恼。随后,我们观看表演教学,学生在排一出老北京的戏,态度非常认真,效果也非常好。看完以后,高仓健站起来说:“谢谢,努力,祝你们成功”,并且,和全体学生合影。

  我们准备走出表导楼的时候,一个戏剧性的事件发生了,高仓健突然离开我们,在门口的警卫值班的地方,随手抄起一个墩布,在地上认真地墩了起来,一边墩,一边嘴里说着:“学习雷锋做好事”,逗得我们哄堂大笑,我忙举起相机,连续拍了几张。我说:“老高,表现不错,但是,别干了,否则人家觉得我们电影学院刚刚聘任了你这个教授,却专门让你打扫卫生”。墩了几个来回,老高才笑着收起了墩布。我们和高仓健分手的时候到了,他送给我几本书,有的是他自己写的,有的是关于他的影片的书,并且,在书上都签上了名字。我们握手道别,约定请他再来,我说:“你以后只要是来中国,就要来学院,来学院讲课,因为你已经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教授了”。

(作者为北京电影学院院长)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