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名人访谈

新闻资讯

名人访谈

谢飞:现实主义+低成本也能成就好电影
     日期:2012-03-30  点击量:135次
来源:中国艺术报 2012年3月30日

栏目:视点 作者:本报记者 李博
http://www.cflac.org.cn/zgysb/dz/ysb/page_4/201203/t20120330_133003.htm

电影《许海峰的枪》海报

  “我已经是70岁的人了,是不是亲自执导电影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了。 ”著名导演谢飞以这样一句话概括了自己现今的状态。这位“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物、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获得者、《本命年》《香魂女》《黑骏马》等影史经典之作的缔造者,的确已经整整12年没有执导新电影了——2010年开始运作的影片《红煤》仍停留在剧本修改阶段,开拍之日至今尚未敲定。但谢飞并没有闲着,从去年到今年,他已经连续担任了3部电影的艺术顾问,这其中包括根据方方小说改编的都市题材影片《万箭穿心》,根据胡学文小说改编的农村题材电影《向阳坡上》,以及展现中国第一位奥运金牌获得者许海峰经历的体育人物片《许海峰的枪》。这3部题材完全不同的影片却有着两个共同点:现实主义风格和低成本投资。

  从未涉足过体育题材电影创作的谢飞,为何会担任《许海峰的枪》的艺术顾问?这样一部缺少明星和资金的电影,应当如何在弱肉强食的电影市场中生存?而谢飞这位始终将现实主义作为最高创作准则的导演,又是如何看待当今的电影行业的?在电影《许海峰的枪》的开机仪式上,本报记者对谢飞导演进行了专访。

记者:《许海峰的枪》是一部纯粹的伦敦奥运会献礼片吗?

谢飞:向奥运会献礼当然是影片的一个重要价值,但肯定不是唯一的价值。王兴东他们选择以许海峰这位中国第一枚奥运金牌获得者为主人公来策划一部电影,其实最想做的是一部主旋律励志片。大家都知道许海峰实现了中国代表团奥运金牌零的突破,但很多人对他的成长经历却并不是很了解。王兴东在采访方面下了很大功夫,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把许海峰年轻时的经历挖了个遍,所以剧本做得非常扎实。影片讲述的是从“文革”结束到1984年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会获得金牌期间的故事——许海峰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他是怎样从供销员成长为奥运冠军的?我想,通过一部现实主义电影回顾一下许海峰年轻时的经历,很生动地表现出他那种坚忍不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并将之呈现给当下的青年观众,还是非常有价值的。

记者:您对主旋律影片如何吸引年轻观众有哪些思考呢?

谢飞:我们现在的电影市场比较狭窄,主流就是娱乐电影,再加上票价又比较高,所以想让励志的主旋律电影在市场里走得很顺畅,的确不太容易。一个健全的电影市场应该是多样化的,像美国的商业影院市场只占整个电影市场的30%左右,而我们国家的电影市场只能算是“半市场” ,90%的票房收入都要在影院放映影片那些天获得,影片一旦放映结束,再想创造经济价值就比较困难了——电视和网络的播出带来的收益毕竟还是有限的。这种状况要慢慢改变。说回到《许海峰的枪》,它未来会通过什么方式与观众见面,现在还不好判断,但我认为这样一部电影并不一定非要在主流商业市场中收获很高的票房才意味着成功。影片以后可以经常放映给中小学生看,让孩子们通过生动的故事对许海峰年轻时的生活经历有所了解。我想尽管这种长期的公益放映不是以市场回报和资金回收为目的的,但同样很有意义。

记者:您认为这部影片拍摄时会遇到什么困难?

谢飞:我觉得最大的困难就在于现在的一切都变化得太厉害了,在取景的时候你会发现没有一个街道可以简单地直接入镜——要知道,那时候街上没有广告牌,人们能穿上“的确良”衣服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剧组为了还原当时的情境费了很大功夫,也花费了不少资金。我认为《许海峰的枪》的故事是非常生动的,但作为一部现实主义影片,怎么真实再现当时的时代感从而让观众感到信服,是主创必须认真思考的。

记者:您最近担任艺术顾问的另外两部现实主义电影《万箭穿心》和《向阳坡上》的投资好像也都不高。

谢飞:都是400万以下的低成本影片,跟电影频道合作拍摄的,我们计划把影院市场和电视市场结合着做。目前这是文艺片创作的主要方向,投资再高的话恐怕很难回本。

记者:您认为我国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摆脱困境?

谢飞:最近许鞍华的《桃姐》获得了不错的票房,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近几年国内的电影市场很大一部分都是由香港的创作人员把持的,而他们的创作又带有明显的通俗甚至低俗的娱乐化倾向,一些反映现实、有人文价值的影片在市场上反而很难存活下去,这的确很不健康。然而几年下来,观众看烦了,很多低质量的商业电影也就不能再获得高票房了。
《桃姐》这样一部现实主义文艺片能卖座,正说明了观众还是需要引导的。我刚刚去香港参加了亚洲电影大奖,许鞍华之所以被授予终身成就奖,就是因为她在香港那么浓厚的娱乐创作氛围中、在绝大多数香港导演都“杀”向内地来赚娱乐电影的钱的时候,依旧在坚持创作自己的小成本现实主义电影。中国电影最优秀的传统就是现实主义,我们的电影不应该只是一种纯粹娱乐的产品。《桃姐》给我们的启示就是,现实主义题材影片依旧应当是中国电影的中坚力量,我们一定要提倡现实主义创作观念的回归。

记者:但现实却是很多现实主义题材电影生存得步履维艰。

谢飞:在市场条件下,现实主义电影存在的前提就是要收回创作成本,只有回了本才能进行再生产,如果现实主义电影老是赔钱,甚至赔得一塌糊涂,那么不管多好的题材也不会有人去碰了。当然,《桃姐》的高票房除了得益于影片本身的高质量之外,也与它高明的宣传技巧有关,其他同类影片不能简单地直接模仿。

  但我认为一部现实主义电影成功与否,不能完全以票房的高低来衡量。经济收益和艺术价值永远都不能画等号。在《桃姐》之前,许鞍华的《天水围的日与夜》《天水围的夜与雾》等影片也都是十分优秀的现实主义电影,只是没有获得《桃姐》这么好的票房,但《桃姐》不是因为赚了钱才是好电影,《天水围的日与夜》也不会因为没赚钱而不是好电影。

新闻链接:3月24日,由安徽电影集团、安徽和县人民政府、安徽演艺集团、北京光影四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合摄制的电影《许海峰的枪》在中国第一块奥运金牌获得者许海峰的故乡安徽省马鞍山市和县举行了开机仪式。

  本片由著名导演谢飞担任艺术顾问,著名编剧王兴东执笔,青年导演王放放执导,青年演员李东学担任主演,著名作曲家舒楠谱曲。在开机仪式上,许海峰表示,拍摄这部电影最大的价值就在于通过对自己年轻时的经历的艺术化再现,展现出一种勤奋、刻苦的励志精神,他希望影片能对时下的青年观众有所启迪。据悉,为了塑造好许海峰这个人物,主演李东学来到国家射击队,在许海峰、王义夫的亲自指导下,潜心苦练射击。他表示,对上一代人成功事迹的追忆,是对当下年轻人最好的激励。本片预计将于今年七月底至八月初在伦敦奥运会期间登陆全国各大院线。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