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名人访谈

新闻资讯

名人访谈

装饰:从绘画到现代影视美术——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王鸿海访谈
     日期:2014-01-10  点击量:134次

2008年第5期

采访、整理:朱亮

编者按:王鸿海教授曾担任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主任,现在还担任北京美协水彩画艺委会主任的职务,不仅在电影美术教育上耕耘多年,而且长期坚持他酷爱的水彩画创作,并且涉猎多媒体艺术的创作;他曾以十几年的广告拍摄成就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广告导演之一,近年来又作为纪录片、故事片以及电视剧的导演,活跃在中国的“银幕”和“荧屏”上。

《装饰》:王老师您好,今天我们想请您通过电影美术谈一谈电影创作中的现代性问题。

王鸿海:现代性实际上应该是理论家应该研究的问题。搞创作的艺术家并不是特意先有了现代性的意识再去用这种思维创作一个作品,这是很愚蠢的。艺术家本身应该就具备了时代的共鸣,具备了时代的思维。今天的现代性明天就会成为古典,所以现代性如果用“与时俱进”这个词来描述应该更准确一些。

《装饰》:今天北京电影学院的美术系的专业设置也与以前有了很大不同。

王鸿海: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是1960年以前的电影学院四个系之一。这四个系是表演、摄影、导演、美术。建系五十余年来,从过去的“电影美术设计专业”和“动画专业”,发展成为现在以培养影视美术设计、影视特技、影视广告导演、新媒体艺术、现代绘画、人物造型设计、镜头画面设计等专业艺术创作人才为主的教学机构。同时,随着我国电视事业的急速发展,“电影美术”的概念也展延称为“影视美术”。

《装饰》:电影在中国近年发展很快,各种风格,不同的视听效果,这些也是电影美术的发展成果。

王鸿海:电影是过去常说的七种艺术之一,包括了文学、戏剧、音乐、舞蹈、建筑、绘画,这是在多媒体及网络诞生之前的普遍认识。这七种艺术里面只有电影知道自己的生日——1895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电影的发展伴随着技术的发展,它是工业革命的成果,在新型的技术诞生的基础上产生的一种艺术的表达形式。最早的电影是纪录片,比如火车进站、工厂大门、水浇园丁,由于倒片子产生了喜剧效果,让艺术家有了一个制造噱头的技术,很新鲜。电影的特征是把其他的六种艺术都包容进来,把文学拿过来变成剧本,把戏剧拿过来有了表演,把音乐拿过来有了电影音乐,把舞蹈拿过来有了形体,把建筑拿过来有了构架关系,这些不是简单的物理相加,是一种“化合”反应。人们就是在六种艺术的基础之上,创造了一种以技术为先导的,最终以表达为目的的艺术形式。后来衍生出纪录片、剧情片、动画片、实验电影四大类。视听语言是它的一个特性,是它的本质。为什么叫视听语言不叫听视语言呢?就是因为首先要有画面,电影诞生后很长一段是无声电影,无声电影就是要把过程表演出来,表演的细节很重要。当声音进入电影后,省去了很多过程,可以把结果直接呈现出来。比如拍摄的广告,就是不断地以结果相加最后给你一个总的结果。视听语言从很单一到建立很多的方法到现在很完善而且还在不断创新,这就会谈到现代性的问题。

《装饰》:视听语言的创新也是电影具有现代性特征的重要因素。中国电影美术设计的创新经历了怎样的一个过程?

王鸿海:中国电影美术设计观念的百年转化,如果从造型美学观念角度分析,其纵向流程大体表现为三个时段三个方面:一是从1905到1930年前后,舞台造型美学观念阶段;二是1930前后到1982年前后,时空纪实美学观念阶段;三是从1983年前后至今,是写意影像美学观念阶段。

《装饰》:您从事电影美术创作和教育很多年,您觉得在中国电影发展中,美术设计处于怎样的一个位置?

王鸿海:中国的电影电视大部分不太注重美术设计的投入。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因为电影和真实的环境是不一样的,它是根据剧本重新构建的。既要符合剧情的发展又要符合真实,这个真实取决于为剧本打造的真实氛围,可以是现实的也可以是非现实的。比如魔幻的,就是要构建银幕真实,不是生活真实。构建银幕真实首先就是景和物,一个是道具一个是服装。不真实演员进来表演就没有共鸣,这取决于场景景物是否构成一个真实氛围,构成了真实氛围,演员可以很快从本色转换成角色。

《装饰》:电影是工业革命的产物,学习美术的人都会从传统绘画入手,这中间会有一个怎样的关系?

王鸿海:电影很自然地会和现代意识结合得比较紧。在所有的艺术里面,绘画同样也是走在最前沿的,容易向前走得很远。技术的发展很快,我们现在都在关注“流媒体”。电影在它的几个阶段中,从最早产生作为记录,后来借鉴其他艺术的手段组成故事,之后,声音进入,很快又从黑白片转为彩色片,技术的进步极大地促进了电影表达方式和手段的提高。数字化对电影、电视、网络、手机产生重要影响,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范围扩大了。电影本身的现代性是比较泛的,在电影中现代性到处可见,任何一部电影一定会融合现代人的思维,注解当下的情景。现代绘画的发展与照相的发展有密切关系,摄影出现后,绘画的记录真实世界的功能受到冲击,绘画开始回到原始的状态,例如岩画是原创的,很有张力,艺术家可以直接从中找到灵感。

《装饰》:虽然绘画、雕塑包括摄影技术在发展,艺术家本身还可以保持传统的技法去创作,但是做电影就不太可能,必须融入现代技术。

王鸿海:必须在技术上过关,它与绘画完全不同。

《装饰》:从您自己的实践看,一方面有传统的水彩画创作的经验,另一方面有一些多媒体的作品,还拍摄了与市场结合比较紧密的电视广告,电影《我的梦》,您似乎也没有局限在单一的艺术表达。你创作的不同作品有联系吗?

王鸿海:人的一生不可能没有联系,从最早学绘画到考到电影学院学习电影美术,从绘画到电影的场景设计,是空间和时间的延续。电影是一种时空艺术,信息量很大,需要摄取的营养很多,包括人文、社会、历史等。我从小学习水彩画,大学也一直没有中断,那时的水彩画也与传统有很多不同。1981年我画的《青岛印象》用了色彩分离的方法在香港展出,吴冠中先生在展出序言中还专门提到了这幅画。后来我拍了很多MTV,因为做电影教育,就要在电影上有实践,这是老师必须要做的事,否则很难做一个称职的老师。从我个人来讲我是酷爱水彩、热爱电影、喜欢广告。我拍了十几年广告,从1999年开始不拍了,觉得够了。

《装饰》:十几年的广告拍摄,您的一定感悟很多吧?

王鸿海:我感到中国的广告想拍好,并且能够在国际上拿奖,必须有国力和经济的保证,必须有一个稳定的发展后,才有可能。这也与电影不同。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电影美术在当时不受重视,我就转到导演行业,我们78级美术班基本都改行了,而且做得还都不错,比如尹力的《云水谣》、戚建的《天狗》去年获得华表奖、金鸡奖最佳影片,他们都是我们同班同学,之前也有很多人多次获奖,霍建起、冯小宁、何群等都是。他们对电影都有一种类似宗教的崇拜。当时我们看的电影既有历史的,也有很现代的,同时还要看绘画和小说。改革开放以后,引进了大量书籍和画册,我们既看文艺复兴以前的很传统的东西,也看现代的,如饥似渴地学习,看完一部电影要认真讨论。所以不是某一个导演要拍一个现代性的东西,而是一个群体的事业,是一代人用现代人的思维表达他所想的,无论是历史的还是近代、当代的,都要具备现代性才能让现代人看了有共鸣。现代性不是已经定论的,而是需要大家探讨,一旦现代性被定论,现代性就死了。现代性很包容,就我个人而言,做新媒体不拒绝古老和原始的艺术表达形态,又不拒绝对未来的开创,即研究新的形态,这也是现代性的东西。现在艺术家都在做自己的东西,不在原点上重复自己才行。拍电影和纪录片对我的绘画非常有好处,扩大了我的视野。30年前我们叫“装置”与“video”,现在叫“新媒体艺术”,只要是当代艺术作品,除了架上绘画,只要对空间有侵占性,影像一定是主要形式,可见视觉和听觉对现代人的影响有多大。

《装饰》:所以对现在的多媒体艺术,具有美术背景的学生可以做得很好。

王鸿海:印象派绘画产生以后,三年以后才有印象派音乐,美术家比在人类的发展史上站得更前一些,但他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提出问题。一个社会一定要有大的自由的艺术群体,这也是为什么保存798,这是北京市委市政府非常好的决定,我们不怕产生各种各样的声音。

《装饰》:您刚谈到文化艺术产业,我们想问今天的中国艺术产业化具有什么样的性质?

王鸿海:2005年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教育不能产业化,但是教育必须是产业,提出了教育要“产、学、研”。教育生产两种产品,一种是我们的学生,要对应社会的需求;第二类产品是科研成果,不应是以论文形式,而是科研成果,一定要对社会有价值,这是科研的本意。国家每年对科研都有投入,但是有多少专著对社会发展有推进作用?科研成果的转化是重要的。我们的文化创意产业要真正走到实处,而不是制造泡沫的发展。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要有自己的价值观,产生自己的文化创意产业规划,这点很重要。有几种方式可以向世界表达中国的软实力,如电影、电视、网络等方式,电影包括动画,是文化产品出口的渠道,传播的是中国人的价值观。还有不同艺术如绘画和音乐,比文学作品更直接,这种输出对中国文化是很好的传播形式,国家在这方面应该有比较大的投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迅速发展,世界有目共睹,但我们的文化发展有点迟缓。

《装饰》:您个人的创作以后会偏向哪些方面?

王鸿海:2000年以后,我主要拍纪录片,纪录片在中国很薄弱,尤其是主流纪录片,我平均两年拍一部纪录片,通过拍纪录片可以向很多人、事和历史学习。要拍一个好的纪录片,一定要先研究它的历史,剧情片主要是表达。纪录片在中国会逐渐壮大起来,在世界市场上纪录片占20%,中国只有4%,相信以后会有更多优秀人才流向纪录片,只要国家提供相应的平台。中国纪录片的市场很大,资源很丰富,受众面也很大。思考和创作的过程就有现代性意识,电影是全面的。我们的新媒体、实验电影影像研究是很前卫的,国家一线艺术院校可以通过成立联合实验室做出新探索。
返回